首页 党建动态 组织建设 党员队伍 干部工作 创先争优 人才工作 远教之窗 综合报道 他山之石 媒体关注 红色扎西 视频点播 资料下载

当前位置:威信党建网 >> 党建动态 >> 红色扎西 >> 浏览文章

不辱使命 丰碑永恒

——浅谈红军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的浴血征程和杰出贡献
作者:李朝洪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日期:2015年03月18日  浏览次数:

【摘要】1935年2月9日,中共中央在扎西镇江西会馆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成立中共川南特委和红军川南游击纵队。特委领导纵队开展武装斗争,牵制滇川黔敌军,配合中央红军的战略行动,创建以威信为中心的川滇黔边区革命根据地。红军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牢记中央嘱托,在特委领导下转战川滇黔边区20余县开展游击战争,1937年1月,纵队主体斗争历史结束。特委和纵队不辱使命,他们传播革命真理,认真贯彻执行党的群众路线;广大红军战士坚定理想信念,为人民英勇献身的崇高精神,党和人民不会忘记,历史也将永远铭记中国革命曾经拥有的这支红色铁流,其也将成为中国革命史上一座永恒的丰碑。

【关键词】纵队浴血征程杰出贡献

长征中的中央红军由于土城战役失利和川敌强阻,中共中央决定中央红军向云南威信扎西集结,并在此召开了“党在历史转折关头的一次重要会议”①——扎西会议。根据扎西会议决定,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在扎西镇湖广会馆(又称禹王宫)成立中共川南特委和红军川南游击纵队。特委和纵队在敌人重兵驻防的川滇黔边区迂回穿插、鏖战拼搏,前仆后继、不辱使命,牵制和打击国民党反动军阀和地方民团,策应中央红军战略转移,为中国革命胜利谱写了一曲激扬奋进的赞歌。(①2006年7月14日《人民日报》)

一、浴血奋战,游击纵队川滇黔边御强敌

1935年2月9日,中共中央在扎西镇江西会馆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成立中共川南特委和组建红军川南游击纵队。特委直属中央,领导纵队开展武装斗争,牵制滇川黔敌军,配合中央红军的战略行动,创建以威信为中心的川滇黔边区革命根据地。中央决定由徐策、余泽鸿、戴元怀、夏采曦等组成中共川南特委,徐策任书记;游击纵队由王逸涛任司令员,曾春鉴任副司令员,徐策任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刘干臣任参谋长,龙厚生任特派员。纵队由国家政治保卫局等单位抽调成建制的连排组成。次日,特委在扎西镇湖广会馆成立。针对部分人员不愿留下离开主力,周恩来副主席亲自到会作动员讲话。18日,纵队与叙永特区游击队汇合,部队共600余人,下设5个大队。成立党总支,由阚思颖任书记,下设5个支部,1个党小组。

特委成立后,制定颁布《游击区域红军家属暂行优待条例》和《川南工农劳苦群众目前斗争纲领》,提出总的奋斗目标和各阶层人民群众的具体斗争任务,得到广大人民群众拥护。

特委先后选派党员到群众基础较好的威信高田等地开展工作,成立农会和革命委员会,建立党的组织和游击队。在威信高田成立以张志高为书记的中共高田区委。区委先后在李家沟、上路榜、黄连坝、铧咀一带,发动群众组建农会和地方武装,建立人民政权;在威信罗布坳、斑鸠沟等地发展党员,建立党支部。中共中央称赞纵队“在半个月内,已扩大了三倍,并建立七个乡的革命委员会”。①(①1935年4月中央红军总政治部机关报《红星》)

2月中旬,为配合中央红军回师东进,纵队向北插入川南,进至黄泥咀、树坪一带,威胁川南重镇叙永,吸引和牵制部分尾追、拦截中央红军的国民党川、滇部队主力,为中央红军回师黔北,取得遵义大捷创造有利条件。

3月上旬,纵队在高田木厂梁子与川军及地方民团激战,毙伤敌10余人,缴枪数十支,纵队四大队长梁亚伯在战斗中牺牲。下旬,纵队在大石盘遭敌黄锦章团袭击,戴元怀和通讯班10多名战士壮烈牺牲。敌军残暴地剥光烈士们的衣服,砍下头颅,送到石碑、建武等集镇悬挂,藉已邀功请赏和恐吓群众。

4月初,中央将夏采曦调离边区,泸县中心县委书记邹风平任特委委员。中旬,纵队在罗布坳击退珙县叙南保商团、江安保安大队500余人围攻。其后,特委和纵队在双河发展余照昌、陶著煊武装为地方游击小队,秘密组建半河乡革命委员会。月底,联合艾宗藩等绿林武装攻打驻水田寨滇军镇雄独立营营长陇承尧部1个连,将其驱出水田寨,并发展该绿林武装为地方游击支队。随后又联合该支队俘滇军镇雄独立营副营长廖吉三等30余人,缴枪30余支;纵队一大队长董玉清在战斗中壮烈牺牲。

5月初,纵队司令员王逸涛叛变投敌。

6月上旬,徐策在高田马家坝召开会议,宣布开除王逸涛党籍,撤销其党内外一切职务,调整特委和纵队领导班子,由徐策兼任纵队司令员,余泽鸿任政治部主任,增补曾春鉴、刘干臣为特委委员,将5个大队缩编为3个大队。下旬,纵队突袭长宁富兴乡公所,缴获部分枪弹。不久又袭击长宁县保安队,毙伤敌多人,缴枪20余支,子弹近千发。月底,特委委员、纵队副司令员曾春鉴在罗布坳养伤,秘密发展党员,先后组建了中共罗布坳支部和中共簸箕坝支部。

7月初,纵队攻占威信县城扎西,县长杨冠群仓惶逃跑,滇军镇雄独立营来援被纵队击退。其后纵队与红军黔北游击队在四川叙永朱家山会师,部队改称“红军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中共川南特委改称“中共川滇黔边区特委”。纵队设司令部、政治部、供给处,下设两个支队,共1000余人,由特委书记徐策任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张凤光任副政委,余泽鸿任政治部主任,曾春鉴任参谋长,陈宏代理参谋长。

 

纵队在特委领导下,活动于川滇黔边区,开展武装斗争,声势浩大,被国民党反动派视为心腹大患,蒋介石急忙抽调尾追中央红军的部分重兵对纵队进行第一次“三省会剿”。7月13日,纵队开往兴文建武途中,在长官司观音塘遭川军联团周化成部袭击,部队伤亡100余人,司令员兼政委徐策身负重伤,副政委张凤光牺牲,代理参谋长陈宏重伤后被俘。纵队撤至罗布坳,又遭滇军伏击,大队长邓登山牺牲,队员徐振山、曾维辉等10多人受伤被俘。部队行至碾子湾时,徐策被跟踪追来的敌军残酷杀害。14日,纵队转移至罗布簸箕坝,特委召开扩大会议,决定由余泽鸿、刘干臣、龙厚生、李青云、钟昌桃等组成新的特委。余泽鸿任特委书记兼纵队政委,刘干臣任司令员,钟昌桃任政治部主任,聂昭良任参谋长,李青云任特派员。随后,部队开往大雪山安稳坝休整。下旬,纵队突袭川南门户筠连,逼近县城。

8月上旬,纵队在镇雄、赫章等地游击作战,连续获胜,占领赫章县城。下旬,纵队攻占筠连县城,县长罗崇礼弃城逃跑,震动川南。

9月上旬,纵队转战建武、长宁、江安等县,参谋长聂昭良等受伤被俘,部分指战员牺牲,部队损失较大。11日,刘复初率川南游击支队到兴文博望山与纵队会合,编为第三支队,刘复初任纵队参谋长。中旬,纵队转战纳溪,攻占叙蓬溪,俘团丁数十人,缴枪40余支、子弹13箱,惩处了一批土豪劣绅,并没收其财物分给贫苦群众。下旬,纵队转战贵州赤水一碗水,歼灭边防二路一团谢营100余人,缴枪100余支,取得纵队成立以来较大的一次胜利。

10月上旬,纵队进占长宁重镇安宁桥,镇长张献民和团丁纷纷逃窜。中旬,纵队急袭毕节通往川南的重地燕子口,包围并占领区公所,毙伤敌多人,缴枪10余支。至11月底,纵队转战仁怀、赤水、古蔺、长宁、兴文等县,屡遭强敌围追阻截,连连失利,损失重大。

12月中旬,特委书记兼纵队政委余泽鸿、司令员刘干臣先后在战斗中牺牲,所剩20余人在李青云、刘复初带领下,撤到连天山隐蔽休整。

1936年1月,纵队离开连天山,前往长宁、兴文一带活动。2月6日,特委在兴文洛柏林召开扩大会议,分析形势,总结经验教训,选出刘复初、龙厚生、李青云等组成新的特委,刘复初任特委书记兼纵队政委,龙厚生任纵队司令员,胡紫健任参谋长,李青云任政治部主任兼特派员。2月中旬,特委得到红二、六军团到达贵州毕节的消息,立即决定纵队仍留在川南活动,牵制敌军,配合红二、六军团长征。随后纵队在洛柏林、炭厂等地袭击敌军,并转战乌蒙山区。4月,纵队向川滇边境大雪山转移途中,在威信麟凤组建革命委员会,开展地方工作,为纵队提供情报等。

 

6月初,阮俊臣、欧阳崇廷率领贵州抗日救国军第三支队和陶树清率领黔军暂编五旅二团三营起义官兵在镇雄花郎坝与纵队汇合。后在威信院子场召开负责人会议,决定部队合并,成立“红军川滇黔边区抗日先遣队”,阮俊臣任司令员,刘复初任政委,陶树清任副司令员,曾春鉴任参谋长,李青云任特派员,下设3个支队,共800余人。先遣队在特委统一领导下,动员和组织川滇黔边区各民族共同抗日。先遣队在威信、镇雄、叙永、兴文、珙县、毕节、黔西一带开展活动,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反动当局惊恐不安,各地纷纷飞电告急。蒋介石闻讯急电“指派相当兵力,严行清剿,以除后患”,并限“七月内彻底肃清”。①(①《中国共产党威信历史》第一卷,中共党史出版社2009年版,第134页)

于是,三省军阀迅捷增派10余团的兵力,麋集于川滇黔边区,对先遣队发动第二次“三省会剿”。鉴于敌大兵压境,陶树清向特委提出加强秘密活动、保存实力、开辟新游击区等正确建议。但特委受“左”倾冒险主义路线影响,对陶的建议不但不予采纳,反视其为“动机不纯”,决定甩掉阮、陶率领的第一、二支队,恢复“红军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番号独立行动。结果一、二支队损失殆尽。9月,陶树清在威信顺河被俘,其后在毕节英勇就义。后特委在威信水田寨召开会议,总结失利教训,调整了行动策略。健全特委和纵队领导班子,增补邝善荣为特委委员,刘复初任纵队司令员,龙厚生任政委,曾春鉴任参谋长,李青云任政治部主任兼特派员。决定在川南、黔西北、滇东北建立党组织和革命武装,创建根据地和特区。随后组建川南、贵州和云南游击支队,分别派出党员阮俊臣、陈华久到赵文海的贵州游击支队和殷禄才的云南游击支队任政委。

9月底,珙县县长刘治国,纠集兴文、高县等保安团各部联合“进剿”纵队,纵队设伏,首先围歼刘治国保安团队,兴文、高县保安队闻讯不敢来援。纵队一举粉碎刘治国精心策划的“清剿”后,刘湘急调川军暂编第一师第二旅,对纵队再次“进剿”。该旅三团二营进驻珙县后,派驻底洞的第十一连在刘少成、兰澄清带领下发动兵变,携带全部装备,在威信罗布关田投奔纵队,编为第三大队。

10月18日,纵队向大雪山转移途中,在威信麟凤烂坭坝遭到滇军安旅驻昭补充团3个中队及地方民团四五百人袭击,部队设伏击溃敌人,缴获重机枪2挺,步枪10多支,子弹1000余发。战斗中大队长易德胜等8人壮烈牺牲。其后纵队转战镇雄、毕节等地,取得母享、燕子口等战斗的胜利。

11月16日,纵队从石厢子出发,准备撤回威信,行至水潦寨、牛屎寨时,遭到川、滇敌军截击,纵队伤亡失散80余人,进入威信县境,仅剩100余人。18日,在海子坝遭敌夹击,又伤亡10余人。12月初,司令员刘复初患病在安稳坝大雪山隐蔽被敌军搜捕。

1937年1月,隐蔽在水田寨的纵队领导龙厚生、曾春鉴、刘少成等也被敌搜捕后惨遭杀害,敌军还将龙厚生的头、曾春鉴的左手砍下悬挂在水田寨街上示众。至此,纵队主体斗争历史结束。

二、永载史册,游击纵队杰出贡献树丰碑

红军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牢记中央嘱托,在中共川滇黔边区特委领导下坚持游击战争,最后虽以失利告终,但为中国革命胜利建立了不朽功勋。中央红军长征集结扎西期间,蒋介石调集几十万兵力,企图将红军围歼在川滇边境。刚组建的纵队遵照中共中央指示,不辱使命,配合中央红军战略转移,向川南游击,减轻了中央红军回师东进的压力。纵队收留和安置红军伤病员,为中央红军轻装前进创造了条件。纵队与红军黔北游击队汇合后,吸引牵制了部分国民党军队,有力配合中央红军二渡、三渡、四渡赤水,重占遵义,佯攻贵阳,西出云南,北渡金沙江,取得了一系列战略转移胜利。1936年初,纵队主动袭击川、黔敌军,牵制敌人部分兵力,为红二、六军团取得乌蒙回旋战的胜利和北渡金沙江作出了贡献。纵队转战川滇黔边区20余县开展游击战争,在牵制和打击敌人的同时,摧毁反动区乡政权,解除地主武装,组织群众打土豪、分浮财,建立地方政权和游击武装,沉重打击了边区反动势力。纵队宣传党的抗日救国主张,执行党的各项政策,以实际行动教育了边区人民,让他们认识到只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斗争,才能推翻军阀地主的反动统治求得翻身解放。

纵队的斗争得到了边区人民的拥护和支持,群众自觉支援纵队,青壮年踊跃参加纵队。纵队是中央红军选派的部队与地方游击队相结合的革命武装,也是党在川滇黔边区培训骨干造就干部的革命学校。革命的火种在这块红色的热土上播种。在边区,一大批干部和战士接受党的教育,成为革命的生力军。特委和纵队组建的云南、川南和贵州3支游击支队,由殷禄才、陈华久、金璲、赵文海、阮俊臣等人率领,在纵队失利后仍坚持斗争长达12年。在敌人“围剿”中幸存的干部、战士和游击队员,有的投身抗战前线和解放战争,有的参加地方党组织或者在地方党组织领导下继续斗争,有的后来参加边区革命武装,协助人民解放军进入大西南,迎来了边区的解放。特委和纵队不辱使命,他们传播革命真理,认真贯彻执行党的群众路线;广大红军战士坚定理想信念,为人民英勇献身的崇高精神,党和人民不会忘记,历史也将永远铭记中国革命曾经拥有的这支红色铁流,其也将成为中国革命史上一座永恒的丰碑。1986年,张爱萍将军为纵队斗争史题词:“红军主力长征北上,川滇黔边游击战场,孤军奋斗牵制强敌,壮烈牺牲万代敬仰。”①这是对红军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在中国革命史上作出杰出贡献的高度评价。(①《中国共产党威信历史》第一卷,中共党史出版社2009年版,第166页)

文章录入:马 麟  责任编辑:张 峰